网站首页  |  关于我们  |  新闻中心  |  产品展示  |  营销网络  |  诚邀加盟  |  酒业文化  |  联系我们
 

0710-2215999
0710-2822053
欢迎您来电,竭诚为您服务!
酒业文化
中国古代诗歌中的酒文化
魏晋诗歌中的酒文化

    从东汉至魏晋的二百年间,内忧外患接踵而来,政治党派对立,党锢之祸时常发生,而文人则首当其冲。在这种社会环境下,儒学衰微,许多文士被迫害,如嵇康、杨修和建安七子中的孔融等。面对政治紊乱,同僚被害的局面,魏晋文人多装聋作哑,寄情声色,或谈玄道佛,或隐居田园。更有一些郁郁不得志者,借酒浇愁,倾泻慷慨或悲凉的生命之歌。
    魏晋文学分为几大流派,以曹氏父子为代表的建安文学,以阮籍、嵇康等为代表的竹林七贤的正始文学,以及陶渊明的归隐田园诗歌。他们虽文学主张不同,风格各异,但皆有以酒为“酵母”引发的佳作,在他们的“酒”文字中或隐或现地流露出了他们对时代的情感。曹操的一句“何以解忧?唯有杜康”,便是“魏晋风流”的真实写照——沉溺酒中,无为而任性。
  长期的社会战乱离愁,过于轻易的生离死别,妻离子散,使他们意识到生命的短暂和可贵,改变了他们的人生哲学观。张扬个性、醉生梦死、不受拘束的生活方式成了他们的不二之选。由此衍生出一群特殊的“风流”名士,他们以饮酒、服药、清谈和纵情山水的生活方式为时尚,对于政治,呈无为之态,率直任诞,清新脱俗。
    魏晋文人纵情于酒,但“文人雅客”的身份让他们对饮酒的环境、对酌对象和对饮方式等都有着独特的追求。
    在环境上,要求优雅舒适,流畅快意,且遵循“春饮宜郊,夏饮宜庭,秋饮宜舟,冬饮宜室,夜饮宜月”的原则。如张正见的《饮酒》“当歌对玉酒,匡坐酌金罍。竹叶三清泛,葡萄百味开。风移兰气人,月逐桂香来。独有刘将阮,忘情寄羽杯。”看,盛夏之夜,邀一好友,坐于庭中竹下,听风吹竹叶之轻铃,闻风送兰桂馨香,盛酒之器须得金罍,还得是明月当空,边乐边酌,共叙感慨。集天地人和四素于一体,只为莫负杯中美酒。
  魏晋文人不仅追求饮酒环境的优雅,也强调“合适”的对饮之人。沈约送别范公时,曾邀其共饮,并赋诗作别曰:“勿言一杯酒,明日难再持。”别说这小小的一杯酒,待老兄你走后想与你共饮都难再持杯了,离别的感伤不言而喻。而陶渊明的《拟古》其三“日暮天无云,春风扇微和。佳人美清夜,达曙酣且歌。”美酒佳人相映照。
  在饮酒方式上,追求高雅的境界,必须琴瑟和鸣,诗酒共饮。就是边弹琴,边歌舞,边饮酒,边赋诗。嵇康说,“浊酒一杯,弹琴一曲,志愿足矣”,想必这也是当时大多数文人的简单而理想的生活。

唐诗中的酒文化

    诗酒结合最鼎盛的时期,当属唐朝。唐诗中的酒文化,是情、酒、诗三者的相互交融,相得益彰。
    唐朝自立国之初至安史之乱,国势强大,社会安定,经济繁荣,交通发达。加之国家政策开明,朝廷百官宴游,唱诗互和,以为谈佐之乐。这些共同促成了唐诗空前绝后的繁盛之势。诗人多爱饮酒,诗歌的繁盛隐映着酒文化的发展和繁荣。可以说,许多脍炙人口的千古佳作是酒后兴起而作。诗人借酒表现自己丰富而复杂的情感世界,不经意间也展现了唐代的酒文化;酒文化又反过来促进诗歌的发展,正所谓诗酒相融成一家。
    唐诗中写酒的诗作繁多,从它对酒和酒器的称谓便可探知一二。诗歌中酒的别称丰富多样,且区分细致。清酒叫“醥”,浊酒为“醪”,苦酒作“圣”,红酒作“醍”,白酒当“醙”;未过滤的酒可称绿蚁、浮蚁、椒浆、烧酒、腊酒、壶浆、酒醅和醽醁等;而酿造材料不同,酒名也不同,葡萄酒、菊花酒、黄花酒、桂酒、竹叶春和梨花春等等,不胜枚举。与酒相配的酒器也是纷繁多样,盛酒之器有缸、瓮、尊、罍、瓶、缶与壶等,饮酒器具有杯、盅、壶、卮、盏、钟、觞和碗等。
唐诗中不仅酒与酒器名称多样,其饮酒场合也十分丰富。
    首先,宴会亲友,叙团聚之喜悦。“流落时相见,悲欢共此时。兴因尊酒洽,愁为故人轻。”(张继《春夜皇甫冉宅欢宴》)偶然的久别重逢,喜上眉间,煮一壶清酒共饮畅叙。此刻,再多的悲愁也将散尽,他乡遇故知的喜悦之感溢于言表。唐代写酒的诗歌中,宴会酒是其重要的组成部分。
    其次,饯行好友,叹离别之情愁。好友将远行,作为其挚友,为临行客设饯行宴。此间共同回味两人之间的美好友谊,为其送上最真诚的祝福,并表达自己的绵绵离愁,这是唐朝大多数文人会都有的饯行之举。“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”多少离愁尽现于此。
    再次,犒飨将士,咏为国捐躯的英雄豪迈。唐边塞诗中,那些为国守边的将士,他们心中既有报效祖国的豪情,又有背井离乡,远离亲友的悲戚,于是借助酒兴,在荒凉大漠的衬托下,谱写出无数悲壮的战歌。“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。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。”视死如归的悲壮和激昂令人钦佩。
    最后,小酌独饮,抒人生之感慨。唐朝诗人们或感慨人生的仕途失意,怀才不遇,或悲叹生命旅程的坎坷艰难,或发泄放荡不羁的情怀,所有的感情最后都付诸于杯酒之中,以酒抒情,托物言志,咏成许多千古诗酒作。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。”悠然之态尽显于前;“停杯投箸不能食,拔剑四顾心茫然。”苦闷的内心可见一斑;“新丰美酒斗十千,咸阳游侠多少年。”的少侠之气颇具感染力。
    总之,唐代诗人将自己的喜怒哀乐倾注于酒中,吟咏出生命的千姿百态。他们反复酝酿,促就了醇厚而浓烈的酒文化,也促成了唐诗在中国诗歌史中举足轻重的重要地位。

宋词中的酒文化

    酒是宋词中出现频率最高的意象之一。与唐诗中抒发家国民恨来体现酒文化不同,宋词主要是围绕词人的个人生活而展现酒文化的。酒与宋人的生活息息相关,文人墨客爱饮酒赋诗,江湖侠客喜以酒会客,士大夫则以酒待客。酒酣复醒,作词一曲以记之,恰似“一曲新词酒一杯”。
    宋词因风格差异被划分为豪放与婉约两派。豪放派词作中的酒,是豪迈或悲壮的浊酒。“一壶浊酒喜相逢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谈笑中”,故友相逢,浊酒一杯,淡尽古今万千事,所有的的洒脱和豪迈,只在这杯浊酒中。又如“浊酒一杯家万里,燕然未勒归无计”,将士离家千万里,归期无望,对家乡的想念,全付诸此樽浊酒。也许,浊酒的强劲可以冲淡词人对家的思念,亦或醉后才是归期。
    与豪放派雄浑的浊酒相比,婉约派词中的酒,是温和而优雅的清酒。婉约派的词作多含淡淡的儿女情愁,其词句工整,读起来朗朗上口。“午醉未醒红日晚,黄昏帘幕无人卷”,熏醉的少女,红日黄昏,久未曾动的帘幕,一切都显得温婉而静谧,字里行间却还流露出几分怨怼。又如“两地离愁,一尊芳酒,凄凉危栏倚遍”弹琴寄恨,都不减相思,便只能倚遍危栏,借酒浇愁,心中无限的幽恨。
  不得不提的是,基于一定的时代背景、社会风尚和男性文化等因素,宋代女性文学的繁盛也与酒结下宿缘。这时期涌现出很多女性写酒的词篇,为宋代文学史增添辉煌。
女性文学与酒结缘,使女性能在其精神世界畅游,在其作品中流泻满腔情思,印刻生命的痕迹。她们或倾吐缠绵的真情,敢于借酒向心仪的男子进行心灵对话;或感慨命运的悲悯,用一盅苦酒酝酿多少芬芳的篇章;或畅叙现实与理想的背驰,在酒中寻找渴求的幸福。所有这些情感,在李清照这位宋代才女的身上,体现得淋漓尽致。她在酒中寻找寄托不得而孤独,又于酒中享受到孤独,后终于孤独,以酒为伴,借着醉意书写她悲戚的一生。 
   “世间何计可留春”?“唯有,清歌一曲倒金樽。”就让所有的情感都化解在这杯酒之中。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
Copyright   © 2011 湖北古襄阳酒业有限公司 金巴黎彩票mindmatchers.com版权所有 鄂ICP备11013293号-1    奖票查询
地址:湖北省襄阳市襄州区深圳工业园南区襄酒路9号    物流防伪码查询系统   技术支持:亿网网络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